农业

把脉技术升级中国收获机械大有可为,存量农机企业依赖补贴

4 10月 , 2019  

2016中国国际农业机械展览会即将在武汉拉开帷幕。据展会主办方透露,本届展会规模将是创记录的,22万平方米的展区面积、2000多家厂商参展都将超过“baumaChina”的史上之最。事实上,近两年来国内农机市场走势并不理想。这与本届展会的盛况空前形成了出人意料的反差。

导读:中国农机市场很大,又是世界农业中心。现阶段,农机行业正处于新黄金十年的发展机遇期,广阔的市场前景和发展空间使中国农业市场成为全球农机企业竞争的最后乐土。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加快发展现代种业和农业机械化,无可质疑,农业机械行业再迎发展机遇。
根据农业机械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农业机械行业市场规模从2003年的仅700亿元,10年间增长5.5倍,至2013年达到38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20.7%,预计2018年将突破5000亿元。中国已经超越欧盟和美国成为名符其实的全球第一农机制造大国。成果固然可喜,但是我国农业机械化仍处在起步阶段,仅用机器代替人畜的田间劳动。但是,我国农业机械化程度还有待进一步发展,农业机械行业潜在空间巨大。
不过,有差距才有发展空间。由于我国粮食主产地平原辽阔,耕地集中,因此非常方便进行农业机械化操作,同时发展农业机械化也能有效解决当前我国农村劳动力的减少,农业劳动人口老龄化严重等问题。
认为,与美日欧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农业机械化率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在某些单一品种机械化率方面更是差距较大。随着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推进,农村土地集约化经营将在更广的范围内展开,进而将推动农业机械大型化发展,并使农业机械化进入新的快速发展期。
今年是我国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实施的第10年,随着国家逐年加大对农机行业的扶持力度,各省农机化主管部门严格执行农机补贴审核、发放的相关制度,推动强农惠农富农政策落实到户,再加上机械制造类企业集体涌入农机制造领域。可以想象的是,未来中国农机制造行业将进入高速发展模式,同时市场竞争也将更为激烈。
中国农机行业巨大的市场空间,不仅吸引了国内装备制造业一些大鳄的目光,而且也吸引了约翰迪尔、爱科、久保田、洋马等外资巨头的目光,他们通过建厂、合资、并购等多种方式在中国安营扎寨,大举进入中国农机市场。
令人担心的是,本土品牌将在激烈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水稻收割机、水稻插秧机、大马力拖拉机、采棉机、甘蔗收获机等重点产品几乎被日系的久保田、洋马和美系的约翰迪尔、爱科等国际巨头垄断了市场,留给国内企业的机会和空间越来越小。而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后来者能否瞄准高端重点产品领域,通过迅速整合资源加快创新,从而实现产业突破仍有待观察。
随着国际农机巨头、工程机械、汽车以及社会资本的加入,农机市场竞争已经由价格竞争转向品牌、传播、公关等多方位竞争,而品牌竞争将成为农机市场竞争的焦点。在此情势下,农机行业将面临重组和洗牌,农机补贴可能成为部分市场竞争力不强的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推动下,我国农机化水平特别是机收水平不断提高。但随着农业生产方式的变革,我国农机市场面临的环境也正发生深刻变化。
不仅如此,受农机购置补贴政策调整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今年的农机行业特别是收获机械行业竞争激烈。品质和品牌竞争的时代正式来临,处于调整期的收获机械行业开始重新思考“技术升级”。“过不了技术升级这个槛就将被淘汰。”中国农机工业协会名誉会长高元恩一语道出行业的瓶颈。他认为,我国收获机械行业应增强忧患意识,加快行业转型升级的步伐。在此背景下,中国农机工业协会8月4日在山东潍坊组织召开了中国收获机械技术升级研讨会,行业领导及来自国内外知名企业的专家共同就国内收获机械技术升级与实践等问题进行了探讨。行业不断壮大“收获机械是农机产品中十分典型且重要的产品,国家有关部门和行业一直高度重视。”高元恩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我国收获机械起步于上世纪50年代,当时引进原苏联的机型开始在国内生产。尽管现在看来那是非常落后的机型,但在当时很有市场。上世纪70年代,我国收获机械开始了自主创新的萌芽。代表产品有东方红-54悬挂式小麦水稻联合收割机以及经久不衰的新疆-2等机型。这些产品不仅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机械化生产的问题,还为我国收获机械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到了上世纪80年代,我国开始加大技术引进的力度。与包括美国约翰迪尔公司等在内的世界知名收获机械企业合作,开阔了国内收获机械行业的眼界。自1993年以来,小型收割机、背负式玉米果穗收割机、喂入量6kg/s以上纵轴流收割机、自走式玉米果穗收割机、履带式纵轴流水稻机等产品相继问世。今天,我国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小麦、水稻、玉米等主要粮食作物收获机械产业体系。高元恩认为,不断壮大的收获机械行业有两个特点:一是生产能力大幅提升。不仅企业数量迅速增多,产业链也渐趋成熟,包括液压件、发动机等在内的零部件配套体系逐步形成,产业能力大大提高。二是产品质量大幅提高。很多厂家广泛购进先进的装备,研发制造能力不断提升。“收获机械为农机化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包括小麦收获机、玉米收获机等很多机型是国内自主研发制造的。”高元恩感慨道:我国收获机械保有量从曾经的7万台到如今的150万台是多么大的飞跃。行业的快速发展始于2004年,在中央强农惠农政策特别是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推动下,包括收获机械在内的农机市场出现了一轮又一轮的上涨行情,期间虽有回落,但行业总体保持快速增长态势。一大批知名企业发展迅速。如福田雷沃、湖州星光、天津勇猛等分别在小麦收获机、水稻收获机以及玉米收获机等主流产品领域各领风骚。有的企业在几种产品市场上均有不错的表现,有的还创造了发展的传奇。在本土品牌快速发展的同时,外资品牌在中国赚得也是盆满钵满。以日本久保田公司为例,其长期主导中国水稻收割机市场,尽管今年初其数款产品被农业部暂停补贴资格至今没有恢复,但久保田通过一系列的促销方式抢占市场,依然取得了不俗的业绩。而美国约翰迪尔公司也通过其位于黑龙江的工厂研发出适合中国国情的玉米收割机并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回报。差距并未缩小高元恩提醒道,我国收获机械行业应在市场较好的时候未雨绸缪,特别是要对困扰行业多年的问题保持警醒。首先是核心技术没有完全掌握。比如究竟该如何真正实现收割机的“多功能”。再比如世界先进的联合收割机都已成为一个信息中枢,能够自动实现故障反馈并自动进行调整。“信息技术运用得已非常普遍。”这一观点得到了爱科投资有限公司经理李迎军的认同。他告诉记者,国外收获机经过近百年的发展与创新,可谓异彩纷呈,其技术现状主要体现在大型化、通用化、智能化、信息化几个方面,同时注重环境保护。李迎军说,随着以“精准农业”为代表的现代农业技术的发展,国外大马力收割机的技术发展趋势仍将沿着大型化、智能化、信息化持续地向纵深发展,并在此基础上,实现农业装备间信息化的高度融合。其次是关键基础部件水平不高。无论是发动机还是驱动桥等都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产品同质化比较严重,很多所谓的创新机型也只是在老机型上做细微的变化,产品趋同跟不上市场变化。再其次是制造与管理水平还有明显的差距,行业结构不合理。我国有百余家收获机械企业,行业产能过剩,恶性竞争时有发生,价格竞争逐渐成为惯用手段。随着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市场化改革的推进,行业必将发生大的变革。最后是产业链还不完善。高元恩指出,尽管收获机械发展很快,但干燥、储存等后处理机具无法满足需求。而这也是未来发展的机会所在。记者了解到,随着农机行业调整期的正式到来,收获机械行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开始凸显。令人担心的是,本土品牌将在激烈竞争中居于不利地位。水稻收割机、采棉机、甘蔗收获机等重点产品几乎被日系的久保田、洋马以及美系的几大巨头垄断,留给国内企业的机会和空间越来越小。未来大有可为高元恩认为,尽管行业发展面临不少问题,但还是存在着快速持续发展的可能。从行业地位看,收获机械解决了农村劳动力的问题。更重要的是随着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收获机械作用将更加凸显,会有更大的市场空间。从市场需求看,收获机械市场正由快速增长的市场向稳定的更新需求转变。“更新需求是比较稳定的。按照每年10%的更新数量计算,一年就有约15万台市场需求。”高元恩说。从产品品种看,我国收获机械行业产品品种相对单一,在经济作物、蔬菜水果等领域的机具相对缺乏,这为行业未来发展提供了新的动力。中国农机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宁学贵认为,我国农机市场需求正发生重大转移,突出表现在农机使用者已从单一农户向合作社、家庭农场、农机大户拓展。我国农机需求向大型化、复式作业方向发展,“多功能”、“高效率”等正成为收获机械的关键词。正如高元恩所说,关键基础部件水平不高是制约收获机械产品升级的主要矛盾,国内收获机械水平的提高,零部件企业责无旁贷。为此,今年6月,中国农机工业协会会长陈志、副秘书长宁学贵率领30多位农机零部件龙头企业负责人到美国进行考察和业务交流。这是中国农机工业协会首次组织零部件企业出国考察和交流。代表团先后考察了凯斯纽荷兰拖拉机工厂和变速箱工厂、约翰迪尔拖拉机制造工厂和收获机工厂。还考察了约翰迪尔供应商,以及约翰迪尔公司为之服务的一个农场和约翰迪尔公司的一家4s服务店进行交流和学习。“跨国公司产品制造过程数字化、自动化水平高;高端制造设备应用广泛,人机工程合理;制造环境清洁无污染;关键零部件自制,企业掌握核心制造技术,大大提高了产品的附加值,增强了企业竞争力。”宁学贵分享考察体会。在宁学贵看来,企业先进性表现在先进的企业文化、优秀的产品忠诚的用户、先进的制造技术、优秀的供应链、完善的售后服务等五个方面。他认为,企业应加快信息化建设步伐,迎接大数据时代;加快企业服务能力的提升,服务收入要增大;提升零部件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加快生产方式的转变,使用优良的装备提高制造一致性。福田雷沃国际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农业装备技术研究院副院长王乐刚则表示,大型化是规模农业发展的必然要求,多功能、高效率是客户对综合效益的必然要求,纵轴流技术将成为我国大型收获机械的主流技术。而机具的驾乘安全性、舒适性,操纵和维护的方便性,工况自适应的自动控制技术、远程服务信息技术等是人机工程技术的主要发展方向。为此,福田雷沃正加快制造技术升级。该公司投入3.6亿元重点完成大型收获机械涂装车间建设、大型收获机械装配车间建设、收获机械试车场建设等;在加工、焊接、涂装、装配等方面投资5200万元,确保产品制造质量的一致性、稳定性;还投入6000万元引入90余套自动化设备,重点研究制造自动化、检测自动化、物流自动化,提高效率及质量保证能力。据久保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制造一部部长杨彦杰介绍,久保田致力于构筑谁都能正确作业的体制。该公司通过员工技能提升、准确作业保证、现场管理目视化等多种举措提高作业品质,从而确保产品质量。

中国农机流通协会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累计销售各种型号拖拉机80.31万台,同比下降8.43%;累计销售各种型号收获机械33.17万台,同比下降12.96%;累计销售各种型号玉米联合收获机8249台,同比下降34.8%。不过,国内农机行业、企业的低迷表现,似乎并没有像2016“bau鄄maChina”展那样或将失去卡特、小松以及国内众多大佬级企业的站脚助威。这或许从一个侧面证明,中国市场之于全球农机产能而言,仍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仍将是产业层面争夺的核心地带。

应该说,房地产、演艺界、中国足球、电子竞技或许构成了2016年国内为数不多的最具“吸金”力的行业领域。而制造业的困顿早已成为了新常态。国内大多数农机企业的年收益估计很难超过一个“中超”球员的年收入。

市场的错综复杂,经营压力的骤然增加,无疑将强化农机行业传统领域的挤出效应。如果说,对实行了13年的农机补贴不应再有过高期待的话,那么,对于众多患有“补贴依赖症”的存量农机企业而言,今后的进退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多关注一下本届展会的确很有必要。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有超过13亿的人口,18亿亩耕地红线,3.31亿公顷可利用草原面积,1.7亿公顷森林面积;处于城镇化的进程中;农业生产模式不断变化;人们对生活水平提高的不断追求。这些应足以支撑农机是“永远的朝阳产业”的立论。而且,《中国制造2025》也将农业装备列入十大重点领域。

据国外相关公司统计,2015年,中国农机市场交易额比上年增长24%,达到4386亿元,是日本的八倍,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农机市场。

以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暴发为标记,全球经济的低迷走势已绵延了八年,“朱格拉周期律”也只能作为后来的学者们重新研究新形势下经济周期模型的参考了。以此为背景,加之受到国二国三切换、单台农机补贴额度下调、特别是消费市场需求明显变化等因素影响,农机产业原来习惯的产业生态环境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节气。

随着季节的变迁,以往“一抄二改三复制”的跟随战术彻底失灵,靠价格竞争的“红海战法”同样难以为继,这使得相当一部分农机企业迷失了方向。而与近年来国内农机行业平静似水、缺乏“爆点”产品相对应,爱科集团、科乐收、德国LEMKEN、久保田、马恒达、井关、约翰迪尔等诸多国际农机企业或在国内开设品牌形象店、农机4S店,或投资布局新的生产线。这或许说明,国内外企业对中国农机市场的认知度、对用户需求的理解及服务能力处在同一层面。从久保田相关人士对国内农机市场“由于劳动力短缺,中国必须推进农业机械化,农田的大规模化和农机大型化都要进一步扩大”的判断来看,国外企业持续布局国内农机领域的举措就容易理解了。

如果说,国外公司加强高端产品领域的控制力是意在赢得未来的话,那么,活在当下的国内企业明天该怎么办?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